26
Dec
2018

多省固廢新政釋放哪些新信號?

發布者:第一環保 瀏覽次數:20

危險廢棄物處置市場近兩年來持續火熱,吸引了大量企業投身這一行業,但行業仍存在較大風險,急需規范。對此,國家和各省市都在以法律、政策等形式予以規范。此外,危廢處置對地方政府間的合作、政府職能部門的精細化管理、企業科學管理和風險防控以及處置模式等都提出了高要求。為此,本報約請專業機構進行分析。


◆固廢產業服務平臺


隨著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持續推進,特別是今年“清廢行動2018”的開展,固廢污染防治越來越成為各地方環境保護工作重點。


今年以來,已有9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發布了更為嚴格的、指向固廢污染防治的政策措施,對今后幾年的固廢防治工作提出具體目標及意見。


固廢產業服務平臺通過分析發現,這些新政有一些共同指向:一是大力提升危險廢物處置能力已成為各省未來防治工作的重中之重;二是水泥窯協同處置危險廢物成為多省(直轄市、自治區)建設重心;三是關于跨省合作處置危廢,目前各省(直轄市、自治區)看法不一,傾向依據自身情況制定相應規劃。


今年4月,廣東省環保廳出臺了《關于固體廢物污染防治三年行動計劃(2018年~2020年)》,成為今年首個對固廢進行規范的省份。隨著生態環境部“清廢行動2018”的開展,山東、陜西、新疆、河南也相繼于8月、9月出臺了防治規劃;10月~11月成為政策發布高峰期,安徽、青海、江蘇、四川、重慶等省市接連發布新政。政策頻發預示固廢行業發展新動向,行業格局將迎來新一輪調整。


提升危廢處置能力成各省工作重心


各地在提出加快處理處置設施建設要求的同時,還鼓勵固廢特別是危廢產生量較大的重點企業自行建設廢物處理處置設施


固廢處理設施與產生量不匹配、現有處置能力難以滿足實際處置需求的問題,是各省固廢污染防治工作面臨的主要現狀。尤其是工業固體廢物產生量持續增加,危險廢棄物、醫療廢棄物、污水處理廠污泥等固體廢物的處理處置問題未得到根本解決,再加之固體廢物管理能力十分薄弱,各省固體廢物污染防治工作均面臨嚴峻形勢。


因此,各省政策文件中,提升處置能力建設就成為首要任務目標。


以重慶為例,據《重慶市危險廢物集中處置設施建設布局規劃(2018~2022年)》預測,2022年重慶市危險廢物產生量將達91.06萬噸,較2017年增長50.51%;預計全市生活垃圾焚燒飛灰產生量16.94萬噸;預計全市醫療廢物產生量3.9萬噸,較2017年增長83.96%。面對持續增加的危廢產生量,處置能力存在較大缺口成為突出問題。2022年,重慶市預計危廢處置能力需求為57.49萬噸(不含綜合利用),其中集中處置能力缺口達45.79萬噸(含垃圾焚燒飛灰處置能力缺口16.94萬噸)。


廣東等其他地區的情況也大同小異。


面對不斷增加的固廢產生量,各地在提出加快處理處置設施建設要求的同時,還鼓勵固廢特別是危廢產生量較大的重點企業自行建設廢物處理處置設施。與此同時,廣東等地還重點提出了深入推進固體廢物減量化和回收利用、生活垃圾強制分類、污水處理廠內部減容減量等新舉措,將工作重心向切實減少固體廢物產生量方面逐步轉移。


水泥窯協同處置獲多地政策支持


有志于轉型發展的水泥企業選擇協同處置作為突破口,使其得以快速發展


在提高工業固廢綜合利用水平方面,水泥窯協同處置固體廢物成為一大熱詞。在這一輪地方政策中,多個省份(自治區、直轄市)都對這一技術路線表示明確的支持和鼓勵。


比如提出“在各設區市著力優化固廢處置設施布局”的江蘇省,“大力推進現有工業窯爐協同處置”與“統籌規劃和加快建設集中處置設施”兩項任務并重列入《江蘇省危險廢物集中處置設施建設方案》。除提出加大正面宣傳力度、加強財政資金扶持、研究建立協同處置價格政策以消除市場和制度瓶頸等方面的具體措施外,還規定南京、無錫、徐州、常州、鎮江等地建設水泥窯協同處置設施。


據統計,截至11月底,我國已經獲得經營許可的水泥窯協同處置危險廢物資質共計57個,綜合類危廢處置項目合計49個,處置規模284萬噸/年。在目前我國焚燒類危險廢物處置合計產能634萬噸/年中,水泥窯協同處置已占比45%,傳統焚燒工藝占比55%,兩者規模已較為接近。2017年和2018年,我國水泥窯協同處置危廢項目分別新增19個與26個,新增規模分別為104萬噸/年和166萬噸/年。較之項目總數仍為個位數的2014年~2016年,我國水泥窯協同處置危廢產能于近兩年增長迅速。


業內人士認為,水泥窯協同處置的快速發展,一是隨著國家相關標準和技術指南的完善,相關技術體系日趨完整,正式成為環境治理“新軍”,有志于轉型發展的水泥企業選擇協同處置作為突破口,使其得以快速發展。二是隨著國家環境治理力度不斷加大,特別是對固廢、危廢處置設施需求的迅速增加,水泥窯協同處置這一周期相對較短、處置能力大的技術受到歡迎。此外,業內普遍認為,也不排除個別水泥生產企業利用水泥窯協同處置項目規避停產、限產等環境治理行政措施。


危廢處置跨省合作待進一步破局


不同省份對此看法不盡相同,或支持鼓勵,或明令禁止。就目前來看,大多數省份態度謹慎


近年來,危廢處置出現困境。由于危廢產生量與處置能力不匹配、區域處置價格差異過大、環境風險控制等諸多因素,目前固廢尤其是危廢的跨省轉移受到的限制較多。不同省份對此方面的看法不盡相同,或支持鼓勵,或明令禁止。就目前來看,大多省份態度謹慎。


廣東、陜西、新疆、青海四地政府文件中未明確提及跨省合作處置危廢的內容,可且將其列為“中立態度/未表明”;山東、重慶兩地政府對此雖有所提及,但支持程度有限,采取危廢處置的“就近原則”,鼓勵有條件的區市可實行跨區域合作處置危廢,以此實現處理類別和能力互補。


態度最為明確的是河南、安徽及江蘇三省。《河南省污染防治攻堅戰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明確指出,危險廢物經營單位以處置本省危險廢物為主,嚴格控制自外省轉入危險廢物量。


而前幾年,已有多地政府在規劃中明確表示了對外省危險廢物嚴格控制的態度。2016年5月,河北省在《河北省環境保護廳關于強化危險廢物監管若干措施的通知》中已規定“嚴格控制危險廢物轉入我省貯存或處置,原則上禁止無利用價值且處置費用偏低的廢酸、廢堿、廢乳化液等危險廢物轉入”。2017年11月,湖南省發布了《湖南省重點固體廢物環境管理“十三五”規劃》,其中“嚴進寬出”的原則也明確規定了要“嚴格控制跨省轉入危險廢物的種類、數量和流向,堅決杜絕省外危險廢物轉移至湖南省內貯存和進行無害化處置”。


綜合來看,對跨省合作處置危廢持“禁止/有限支持”態度的省份占多數,但同時,政策上也有一些新的變化。


就在不久前,川渝地區簽署的《危險廢物跨省市轉移合作協議》就打破了跨區域合作的壁壘。為深入推進長江經濟帶發展,加強危險廢物跨省市轉移聯合監管,推進川渝兩地危險廢物安全及時處置,危廢跨省市合作處置的展開將共同促進并提升兩地固體廢物管理水平。四川省政府也表示將陸續加強與周邊相鄰省市區之間的戰略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