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Nov
2018

從“凱迪生態”到“*ST凱迪” —— 企業主和股民必知的典型商業案例

發布者:第一環保 瀏覽次數:213

  導語  企業家不能光顧著蒙頭造大船,同時要修煉駕馭大船的能力。做大不算本事,以高超的駕馭技能乘風破浪才是王道。許多人一味做大,最終卻落得個滿盤皆輸,個中情由,企業主要引以為戒,股民要警惕提防。


2017年下半年至今,環保板塊遭遇了一場不大不小的風暴;但是其摧毀力讓人大跌眼鏡,眾多環保企業因此顛簸震蕩、陷入遭受傾覆的危險,其中甚至不乏各領域的龍頭。東方園林、三聚環保、蒙草生態、神霧環保、永清環保等齊刷刷在無比堅挺的環保A股飄綠。

*ST凱迪是在這場風暴中搖搖欲墜的另一家龍頭企業。據報道:

10月31日,*ST凱迪職工代表監事李張應辭職。

10月26日,*ST凱迪披露三季報顯示,公司1至9月巨虧超17億元。

10月23日,*ST凱迪更新債務違約信息,公司逾期債務達56.23億元。

10月19日,*ST凱迪開盤即跌停,鎖定每股0.97元,跌破1元面值,入深滬A股市場“仙股”行列。

10月17日,*ST凱迪召開了臨時股東大會,公司靈魂人物陳義龍任董事長。

10月17日,臨時股東大會通過資產處置議案,擬處置包括6家生物質發電企業、楊河煤業60%股權、1000萬畝林業資產。

10月16日,*ST凱迪收到銀行間協會處分意見書,公司及其負責人陳義龍受到銀行間協會公開譴責。

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凱迪生態接連遭受了銀行譴責、出售資產、股價大跌、債務攀升、靈魂人物出山救急、職工離職等事件,*ST凱迪已然和其股價一樣,在崩盤的邊緣游走了。

極其諷刺的是,境遇如此凄涼的*ST凱迪,曾放出豪言要實現萬億營收。出現如此巨大反差,短短數年時間*ST凱迪究竟遭遇了什么?

這其中的因果轉折,要從其“非同一般”的發展歷程中尋得。


01

從“凱迪電力”到“凱迪生態”

躊躇滿志、最初的一切是美好的


眾所周知,*ST凱迪主要從事生物質發電、媒矸石環保發電、電建總承包等業務,但是*ST凱迪這幾年所有的風雨沉浮都是圍繞生物質發電這個存有爭議的領域展開的。

2014年11月,武漢凱迪電力公司發布重組方案稱,擬購買陽光凱迪、關聯方中盈長江等合計15名交易方持有的154家生物質發電、風電、水電及林地資產。

“凱迪電力擁有世界領先的生物質發電技術,經營生物質發電、水電、風電、林地等業務,已初具規模。”

2015年8月,凱迪電力完成上述重組,公司名稱將由“武漢凱迪電力股份有限公司”變更為“凱迪生態環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凱迪生態”就此誕生,其經營范圍加入了“生態環境技術研發、生態環境工程的投資及建設”等。

此時的凱迪聯手豪強、實力雄厚,握了一手好牌,丟掉了地方化的名稱,以“生態環境”一鳴其志,順利在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的戰略宏圖中占得席位。重大資產重組完成之后,凱迪生態成為我國規模最大、布局最廣的生物質發電企業,一時風光無兩。

然而,此時的凱迪絕對不會想到僅僅三年之后就會帶上“*ST”的帽子。


02

凱迪生態的國際夢

盲目做大、走得太順容易膨脹

 

回顧2015年,這一年被行業認為是生物質能源產業的蝶變之年。在全球能源格局日新月異的處境下,人們認為世界正處于第三次工業革命之中,生物質發電被寄予厚望,中國企業自然不能錯過這個彎道超車的機會。

也是這一年,已經穩坐國內生物質發電頭把交椅的凱迪生態把目光延伸至了世界范圍,其橫空出世成了這個關鍵年份的標志性事件。凱迪以領先世界的技術昂然站在了與世界各國一較高下的賽場,某種意義上凱迪做了揚眉吐氣的事情。

但是回過頭來看,凱迪生態的出現似乎背負使命又似乎另有所圖。

為了進一步鞏固其絕對地位,徹底解決同業競爭問題,重組之后的凱迪生態實現整體平臺上市,將87家生物質發電廠注入上市公司,而其中有49家屬于未建電廠,需要近40億元資金支持。

如此快速的擴張,不得不說凱迪太想做大,有些急了。


03

資金鏈出現問題

過度樂觀往往會釀成大錯


驕兵必敗,“突飛猛進”中的凱迪生態越來越把自己用錢堆砌起來的城堡當成自己攻城拔寨創建的為功偉業,并開始變得驕縱狂妄了。

很快,凱迪生態的狀況急轉直下。

2016年12月25日,凱迪生態總裁陳義生因涉嫌職務侵占罪被武漢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2017年4月12日,凱迪生態發布2016年報,當年公司凈利潤為3.34億元,同比下降12.73%。

在此,凱迪生態的頹敗之相已現端倪。正如凱迪生態后來在已經陷入重大危機時認識到的,由于管理層過于樂觀的判斷,致使公司擴張速度過快,陷入了現金流無法支撐的危機。

進入到2018年以來,凱迪生態的經營更是每況愈下。

3月起,公司陸續有董事長、總裁、董事、獨立董事、董秘、監事、證券事務代表等人員離職。

5月7日,凱迪生態信用評級被下調至C級。

截至5月31日,公司及全資子公司作為被告或被申請人涉及的訴訟合計93件。

6月14日,已長期處于停牌狀態的凱迪生態又爆出一聲驚雷:公司員工持股計劃依規自動喪失份額,而這在A股還是第一次出現。

此時的凱迪生態已經危機重重了。

 

04

從“凱迪生態”到“*ST凱迪

船造得太大而駕馭不了實為不智

 

凱迪生態用并購重組的手段快速造了一艘大船,但是沒有培養起駕馭這艘大船的能力,導致公司很快就陷入癱瘓。

今年6月29日,凱迪生態遲遲不能露面的2017年年報顯示,2017年公司巨虧23.8億元。緊接著在7月2日,深交所對其實行“退市風險警示”,凱迪生態被戴上“*ST”的帽子。

 “ *ST ”是指公司三年虧損有退市風險的或因重大事件造成資不抵債而面臨退市的公司股票。

至此,*ST凱迪的危機已經相當嚴重了。

至7月24日,*ST凱迪逾期債務共計31.7億元,旗下共有49家子公司的120個賬戶被凍結。

 

05

靈魂人物出山提出“斷臂求生”計劃

變賣家產是所有敗落的唯一注腳

 

做企業,眼看著自己親手創辦的企業局勢一步步敗落是揪心的,然而比敗落更揪心的是敗落后出售自己辛苦積攢起來的資產。但是,*ST凱迪必須要這樣做了。

今年8月,*ST凱迪靈魂人物陳義龍迫于形勢出山主持大局,提出了“斷臂求生”計劃。

9月28日,*ST凱迪發布公告,稱轉讓包括東北地區的6個已投產及在建生物質電廠的100%股權。

10月17日,*ST凱迪臨時股東大會通過資產處置議案,處置包括6家生物質發電企業、楊河煤業60%股權、1000萬畝林業資產。

我們看過許多“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的故事,*ST凱迪再次上演了這樣的悲劇。

 

06

成也重組、敗也重組

頻繁的重組中包藏投機主義


*ST凱迪以重組走上巔峰,成為巨無霸企業,也因為重組埋下了覆滅的危機,可謂是成也重組、敗也重組。

現在,敗落中的*ST凱迪又把希望放在了重組上,重組貫穿了這家公司的始終,似乎成了其兜兜轉轉繞不出來的宿命,又或許從一開始*ST凱迪就是抱著投機主義來的。

早在2017年11月15日起,已在危機中的*ST凱迪申請停牌,籌劃重大資產重組,擬投懷國企,但沒有后文。

今年3月,*ST凱迪籌劃與中國華融的重組,后來賴小民出事兒,重組計劃不了了之。與此同時,東方前海、浙江能源集團、武漢某國企等多個重組方案被陳義龍否決。

近日,與中戰華信的重組方案也因為在股東大會上被部分中小股東質疑而擱淺。

事實上,縱觀*ST凱迪生態的發展史,所看到的是一段說不清道不明的重組史,其中看不到更多的苦心經營的成分在,這或許就是其迅速做大又很快倒塌的原由。

這段復雜的重組歷程始于2015年5月,*ST凱迪以68.5億元從控股股東陽光凱迪、關聯方中盈長江及華融資產等15名交易方手中購買了154 家公司。

這一豪氣沖天的并購重組至今疑云重重,在其中87家生物質電廠中,只有21家建成,且其中絕大部分尚處虧損狀態,且另有49家尚未開建。有5家是陽光凱迪2013年從上市公司回購的電廠,在這5家電廠中,又有3家直到2014年上半年仍處虧損狀態。

重組似乎成了*ST凱迪的“經營之道”。但確乎鐵的事實是,部分持續虧損的資產經過陽光凱迪“左右口袋”來回倒手的運作,最終還是被納入了上市公司體內。

有知情者透漏,陽光凱迪通過“左右口袋”來回倒的操作填滿了自己的錢袋,據媒體不完全統計,這中間直接或間接的資產交易金額達到75.3億元。

更讓人驚詫的是,在過去三年政府補貼是*ST凱迪公司凈利潤貢獻的“主力”。


07

陳義龍其人與生物質發電

大學老師捧起生意經


每一家不同尋常的公司背后必然有一位不同尋常的靈魂人物,*ST凱迪背后的人物則是陳義龍。陳義龍大學老師出身,但同時在政、商兩界均吃得很開,其能力可以動用重要的政經人物為其備受市場質疑的“柴變油”項目站臺。

2015年2月,中國華融前董事長賴小民曾公開為陳義龍站臺,并當場表示投資凱迪20億。今年4月,賴小民落馬。

陳義龍常以“演說家”身份出席公開場合,著裝嚴正,精于雄辯,善于描繪生物質發電的宏偉藍圖,更能夠以其獨特的理論來批駁市場對凱迪的低估。

2011年4月,陳義龍放出“萬億”豪言,*ST凱迪股價因此從15元左右一路漲至近25元。之后大股東陽光凱迪套現近6億元。

至于*ST凱迪借以大做文章的生物質發電并不屬于什么新能源,只是相比較而言污染少,但是這一點恰好符合國家建設生態文明的精神。按照補貼政策,只要發電就能上網,電價高達0.75元/度甚至更高,陳義龍正好抓住了這一點借題發揮、大做文章。

如此一來,陳義龍以其滔滔雄辯論證出了一個萬億規模的商業版圖,又以其長袖善舞的運作的能力構造出了*ST凱迪這家巨頭公司。


終了


7年前,陳義龍公開宣稱:“2015年,凱迪將突破600億元;2020年,凱迪銷售額將達3000億元;到2030年,凱迪的規模可能做到1萬億元。”

如今,豪言猶在,但已成了笑料。回顧*ST凱迪的經歷,極應了《桃花扇》中的一段唱詞,“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